一些城市存在一定的挂账或到期拖欠问题

2021-01-04 12:21

这是科学发展中无法回避的问题。

……

——政府资金偿付渠道过于单一。各地棚改资金偿付几乎都来自土地出让金和剩余房屋销售款,一些城市存在一定的挂账或到期拖欠问题。

经历了为期1个月的采访,新华社“中国梦·聚焦棚改”小分队记者亲眼目睹了棚改所取得的骄人成绩,也深深感到新一轮棚改在加速推进中,步入攻坚期。

日前,采访归来的5路小分队记者与有关政府官员、专家学者共聚一堂,就新一轮棚改面临的挑战及对策,进行深入对话。

作为重要的民生工程和发展工程,棚改的推动与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密切相关。然而,步入换挡期的中国经济增速放缓,地方财政收入减缓,对于需要巨额资金投入的棚改而言,同样是严峻的考验。

内蒙古包头,新建与回购并举,预计年底将有3万棚户居民入住新居;

一条并非坦途的道路:老问题越发凸显新问题接踵而至

——千年古城面临改造与保护如何平衡。以开封为例,根据要求,古城内所有建筑限高15米,低容积率使得大量居民不得不迁出古城区,改造地块开发成本大大提高。

新一轮棚改,注定并非一条坦途,但政府推进棚改的决心异常坚定。

张学勤说:“尽管挑战重重,我们也要下决心办实办好这件事,让群众从‘忧居’到‘宜居’。”

——随着城市中心区域土地资源紧张,棚改势必向城市边缘和外围扩展,基础配套设施建设压力更大;有的独立工矿、林区、三线企业棚户区,因原址改造难度大需要异地安置,新增用地指标等制约因素增加。

住房城乡建设部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张锋说:“一般棚户区改造面临的资金、土地问题,在这类棚户区改造中表现得尤为突出。”

他说:“如果说城市棚户区,因为还有些市场运作空间,算是骨头上还带着点肉,但对于处在深山老林中的工矿棚户区而言,可真是一块干干净净的骨头了,没有任何市场运作空间。”

根据安排,今后5年重点推进中西部地区、资源枯竭型城市及独立工矿棚户区、三线企业集中地区的棚户区改造。

在住房城乡建设部住房保障司副司长张学勤看来,这三类棚户区改造都是难啃的硬骨头。

贵州,超额完成全年棚改计划目标,开工建设13.7万多套;

山西,煤矿棚户区改造迈出新步伐,开工建设4000多万套;

这是棚改推进中充满隐忧的问题。

专家带来的数据触目惊心:有的独立工矿区人均财力尚不及全国平均水平的五分之一;资源枯竭城市低保人口比例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1倍;不少工矿棚户区低保人口比例甚至达到50%。

“今年我们计划改造200万平方米,如果按一平方米3000元的成本,约需60亿元资金,目前还有三分之一的缺口。多支持我们啊!”安徽蚌埠市副秘书长兼建委主任王宏,见到国家开发银行评审三局评审三处处长吴振程,张口就谈钱。

这是城市化进程中如影随形的问题。

资金缺口大,是棚户区改造中的突出问题。尽管各级政府不断加大投入力度,但随着新一轮棚改的推进,这样的老问题越发凸显。

老问题尚未得到根本解决,新问题又接踵而至。